悬疑题材作品当道,为何东野圭吾“独受恩宠”?

        时间:2020.07.03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今日影评Mtalk
        日本悬疑作家东野圭吾 何以成为国内影视翻拍的金字招牌? 时长:08:00 来源:电影网

        日本悬疑作家东野圭吾 何以成为国内影视翻拍的金字招牌?收起

        时长:08:00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 最近,悬疑类影视作品狠狠圈了一波粉。从上次我们刚刚写过的凭借一首《小白船》和张东升“一起爬山吗”“我还有机会吗”,完胜恐怖片惊悚程度的网剧《隐秘的角落》



        到刚刚收官的由朱亚文金晨耿乐刘奕君徐棵二主演,倪大红特别出演,改编自东野圭吾小说《绑架游戏》的悬疑网剧《十日游戏》



        已于近日正式杀青的,同样改编自东野圭吾小说的12集犯罪悬疑网剧《回廊亭》,



        再到刚开拍的仍然是根据东野圭吾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彷徨之刃》



        看到这里,你一定也如小编般惊讶地发现,四部悬疑题材影视作品中,东野圭吾的作品占了三部。



        近年来,东野圭吾似乎成为了国内IP改编中最受欢迎的日本作家,从电影《嫌疑人x的献身》《解忧杂货店》,再到音乐剧版《白夜行》。


        据统计,东野圭吾的作品已经在日本市场被改编成了50多部电影和电视剧,而在东野圭吾至今创作的90多部作品中,已有近20部被中国的制作公司买下。悬疑题材当道,为何偏偏是日本作家东野圭吾如此受宠,成为IP产出的大户呢?



        今天,我们特别邀请了日本文化专栏作家李淼,和我们一起聊聊“影视改编专业户”东野圭吾。


        1 相似的东亚文化圈价值观


        在东亚地区,“中国、日本、韩国、朝鲜等国的文化圈相似度是非常高的”,李淼介绍道,“我们的一些传统价值观其实是很相近的”。


        东野圭吾勾画的很多故事,就是基于家庭内部关系,或者是家庭跟家庭之间的关系,那这些“小社会关系”在我们的东亚文化圈里,其实是比较容易被“同感化”和被理解的。


        日本电影《嫌疑人X的献身》


        另一方面,东野圭吾自身的创作风格也使得这种文化间的相似性和亲切感大大增强。


        “当我们阅读东野圭吾小说时,会出现画面感”,李淼介绍道,“这其实是一种能力,有的作家写出来以后,你觉得这就只是人物间的对话,但另一些作家的创作中,你会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人物正处于那个环境之中,然后这个环境应该是什么样的”。实际上,东野圭吾的这种故事描写方法,是非常适用于影视剧改编的。



        然而,直接的“套用”并不适用于东野圭吾的跨文化改编。毕竟,中日文化语境依然存在着相当的差异,照搬日本影视作品,极易造成观众产生“主角好像不是中国人”的心理感受。


        电影《解忧杂货店》


        就拿电影《解忧杂货店》来说,中国拍的这版,就有很多人觉得不如日本拍的那版好,就是因为它在落地的时候,并没有真正实现本土化。


        “你不能让一些中国演员演一个日本戏,无论是剧情还是社会背景,甚至对于人与人之间羁绊关系的刻画,都需要给它套在一个中国故事里,加入一些中国人之间的真实关系才行”,李淼说。



        2 东野圭吾式的人物塑造


              网剧《十日游戏》,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东野圭吾式的谜题构建,也是某种独属于他的写作方式。他在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有几个特点。


        第一个特点就是人物的“去脸谱化”,“他不会让你觉得这人是好人,这人是坏人”,所有人其实都处于朦胧的状态之中,不到真正谜题破解的那一刻,观众也许不会想到罪犯竟然跟这事有关系。“他让你觉得故事里的人物构建是非常高级的,也即他刻画出了人性的丰富”,李淼补充说。



        第二特点则是东野圭吾的解谜过程,不同于我们以往熟悉的本格派推理。在福尔摩斯的故事中,从他和华生着手案子开始,便在他俩的推动下一步步靠近谜底,“这是老的套路”,李淼说。


        但是东野圭吾构建谜题的过程,不是从单一方向往下推,而是从几个不同的方向来处理同一案件,甚至有可能从作案者角度来推动剧情。



        “所以你在看的时候会觉得,这个谜好像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出现了,我们要去解这个谜,而是一群人物在逐渐向这个谜题靠近”,李淼补充道。


        无论是当下的《十日游戏》,还是此前的《祈祷落幕时》《白夜行》,到最后大家才发现,这个谜本身就已经与开篇时完全不一样了。



        “《彷徨之刃》其实是值得期待的,原因就是这个矛盾不是常规的警匪矛盾,而是一个受到很多伤害的人最终选择复仇,我们会想,这个人到底是正义还是不正义”,李淼指出了东野圭吾的作品最核心的普世价值与人文关怀落点,即故事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大千世界里的普通人。



        他们本身并不特殊,更不是所谓的“天生杀人狂”。这些谜题由普通的人物构建起来,到最后观众会发现这个谜题“可以理解”,甚或是“深有同感”,“只有这样才真正成其为一部合格作品”。


        而这,也许正是“东野圭吾IP盛行”一事留给我们中国电影人的最大启示吧。



        文/东东